海洋之神590网址

海洋之神政务
官方微博

海洋之神发布
微信公众平台

海洋之神信息港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米都楷模

张春娟在北大荒的风雨50年

时间:2020/12/24/ 09:16 来源:创业农场 作者:袁野 点击量:

今年68岁的张春娟,18岁离开上海大都市,来到海洋之神管理局创业农场十九队,一呆就是50多年。北大荒四季分明的气候和大平原上无遮无挡的风吹雨打,把她的皮肤“塑造”成了古铜色,一头短发没有用心梳理过,耳朵上的两个金色的耳环和粗壮手指上不太精致的金戒指,以及穿在身上厚重的棉裤和说话的高音大嗓,和当地的妇女没有两样,除了口音还有上海的韵味之外,城市女性的气息在她身上消失殆尽。有谁能够想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女性,在她大起大落的人生中,因为知青的“头衔”,让她曾经拥有过“省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的桂冠,也曾因为她好心帮人贷款做担保,一时间把自己从富裕变成了欠账大户。风风雨雨人生路,张春娟,这个刚性的女人,凭着自己一双勤劳的双手和不服输的硬劲,克服生活带给她的种种不幸和磨难,没有给自己头上的“桂冠”抹黑,挺直脊梁,冲破阴霾,迎来了彩霞满天的新生活。

1400元,断了回城的路

张春娟是当年数十万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中的一员,她同她们那一代人一样,都被卷入到火热的运动洪流中。她是家中的老大,自然躲不过命运的安排。

1970年,那是一个到处贴着标语,青年人发狂、发烧的岁月。18岁的张春娟从上海群联中学毕业,心中充满了绚丽的梦想,加入到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大潮之中。北大荒在少女的心中,那是一个穿军装、住帐篷、一切都是军事化的地方,能够成为人人羡慕、英姿飒爽的解放军,张春娟的心中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向往和憧憬。

9月23号,张春娟告别了父母亲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火车带着南国的风情,大都市的气息和她们的满腔热情,风尘仆仆的扑进了北大荒的怀抱。

9月27日,张春娟和她的战友们抵达了东北边陲的61团19连(创业农场19队前身)。展现在她眼前的是茫茫荒原,几栋草房破烂不堪,她们下车后,由于知青来的多,草房住不下,她们只好搭帐篷安营扎寨。当时的草原到处是沼泽,如果连续下几天雨,雨水就会从帐篷四周浸进来,严重潮湿,使被子湿漉漉的,盖在身上粘糊糊散发一股发霉的气味。特别是蚊虫一呼啦一把,手、脸露在外面的地方经常被瞎蠓、蚊子咬得肿起一片。

虽然少女的梦想被现实的残酷击得粉碎,但一向争强好胜的张春娟,觉得自己是被敲锣打鼓地送来的,没有退缩的余地,休息三天就和大家一起下地割大豆。上午还觉得挺新鲜的事,下午就不行了,手肿了,腰直不起来,趴在豆堆上,望着一望无际的豆海犯难,想哭,晚上累得连铺都上不去了。

艰难的日子张春娟咬牙挺过来了,转年连队一边开荒生产,一边投入建设。张春娟当上了班长,她带领女工班8个人,负责盖房,割草、和泥。那时候盖的房子是由泥和草和在一起的拉合辫房子,张春娟光着脚在泥中踩,8天时间她就和8个女工盖起一栋房子。由于她的出色表现,不久她当上了连队的司务长,负责后勤工作。后勤都是女工,到场部换豆油一百七、八十斤重的大麻袋张春娟扛起来就走,还能嗖嗖地上跳板,装车卸车不在话下。她的勤劳、朴实、能干,得到队里机务排拖拉机手张宪金的青睐,俩人擦出爱情的火花,终成连理之后,一双女儿相继呱呱坠地。

1984年农场搞联产承包,张春娟和8户职工连在一起承包种地,由于当时基本是靠天吃饭,雨大成灾,忙乎累了一年,每户亏损1470元。就在这时,上海的父母为她办好了返城的手续。

大返城的时候,19队的90多名知青相继都走了,上海的知青就剩张春娟一个。张春娟眼看着和自己来的战友们,一拨拨、一个个地走了,她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因为舍不得丈夫和孩子,不愿意假离婚,一直也没走。

这次家里为她办好了返城的手续,找好了工作单位,千载难逢的机遇她不打算错过,而且还有给知青子女办返城落户口的政策,这次她下定决心回上海。

到场部办手续,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盖章,到主管财务部门领导那,人家说:“你是张春娟?你欠着1400多块钱,账不还清绝对不能走。”当时,对张春娟来说,这笔钱不是个小数目,她一听这话,来了火气:“哪个地方不能呆啊,哪里黄土不埋人!我不走行了吧”。一股火,把张春娟回城的愿望打消了,她憋足了劲,不能这么窝窝囊囊地走了,决定大干一场,争口气。

苦难,造就了成功的阶梯

第二年,垦区开始兴办家庭农场,很多职工心里没底,不敢大面积承包耕地,都是三、五十亩的小打小闹。张春娟有了争口气的念头,她和丈夫一下承包了450亩耕地种植大豆。自己办家庭农场,选种、翻地、耙地、播种,他们每一步都不敢懈怠,早晚两头不见太阳。张春娟在自己房前屋后垒砌猪圈,养了20多头猪,秋天粮和肥猪一出手,盈利了近3万元,欠的钱还上了,还买回来了电视机和录音机。张春娟心里很得意:自己家是队里第一个买回电视的,她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我行!

这件事放在普通女工身上算不得什么,但张春娟头上上海知青的“头衔”就不同了,她的事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她上了《黑龙江日报》的头版头条,接着她上了《文汇报》、《解放军日报》,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也播出了她的事迹。一天,她的老父亲正在家里摘菜,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女儿,老人高兴地直流泪。

张春娟出名了,1986年她当上了省劳动模范,1993年她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坐在人民大会堂里听李鹏总理作报告,和省领导一起商议国家大事。张春娟的政治地位提高了,农场调她到工会女工部,她不去,调她到城建局她也不答应,她就愿意种地、养猪。

1993年,她家种了900亩地,开始规模经营,大豆亩产280斤,接近垦区制定的300斤高产目标,那年她家盈利7.2万元,后来她又把承包地扩大到1100亩。张春娟心气高了,向科技要产量要效益,开始按照标准化作业,她家的旱田占到全队的六分之一,其中600亩大豆,亩产达到450斤,农场的秋收现场会在她家的地里召开,农场场长、书记和各队队长都来了,张春娟站在地头,看着自家一望无际的豆海,听着人们的声声赞扬,心里既甜蜜又知足。

张春娟干活泼辣在队里有名,养猪也是一把好手。她喜欢养猪,每年都养20多头。她喂养的一头母猪,在她的精心护理下,每年都给她添10多头仔猪。有一年春产仔正赶上春节,她顾不上享受一家人团圆的快乐,连续5、6天没有脱衣服正儿八经的睡觉,一直守在母猪旁。猪舍太冷,她就把猪弄进屋,天天收拾猪屎尿。功夫不负苦心人,母猪一下给她添了18个仔猪,奶头不够,她就用奶瓶一个个地喂奶粉,18个仔猪个个健壮,张春娟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高手。

好心大姐成了欠账大户

张春娟是队里的工会主席,她的热心在队里是远近闻名的,她的猪仔200元一头,本队的就收150元,没钱的可以赊账,等猪出栏再给钱。张春娟富了不忘众乡亲,她曾一次拿出7000元钱帮助队里的贫困户。之后,她每年都拿出三、五千元帮助有困难的人。一些贫困户用钱拿钱,用物拿物。

这个时候的张春娟生活是滋润的,两个女儿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场部,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工作、家庭和孩子,不再用她操心,她和丈夫种植400多亩水田,每年效益都不错,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2002年本队一些贫困职工和外引户改种水田,没钱投入,找到张春娟,她的热心肠不容她推迟,她以个人的名义做担保,帮助他们从个人手中抬款种上了水稻。秋天,人们在丰收的喜悦中还没醒过来,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突然来临,将大部分水稻都捂在了地里,张春娟的400多亩水稻好歹在雪前收了回来,没什么损失,可被雪捂住水稻的农户,从雪中抠出点水稻,也是一元钱三、四斤才卖。张春娟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给担保抬钱的农户,都逃之夭夭,仿佛在一夜之间蒸发掉了,把所有的欠账和难题都留给了她。一时间,她这个担保人被要账的堵在家里出不了门。她一估算,她为人家担保贷款43万元啊,这就意味着,一夜之间她从富裕户变成了欠账大户。

屋漏偏逢连阴雨,她丈夫张宪金这个时候被查出来肝癌,而且是晚期。

张春娟觉得天塌了......但她坚强地挺起腰杆,对来讨债的人承诺:“只要我张春娟活着,就一定还你们钱。”她把地托付给长工,自己带着丈夫到上海治病,有一线希望,她都不想放弃。在上海,家中积攒的14万元钱全部花光,也没能挽救住丈夫的生命,丈夫离去,她彻底垮了,她想跟丈夫去了得了,一了百了,她无数次想到了死,有一次她来到别拉红河边,刚准备跳下去,是尾随而来的长工救了她。她想:“幸亏自己没死,如果就这么去了,那些讨债的人会怎么骂自己,自己不是侮辱了省劳动模范和人大代表的桂冠吗!”她下定决心,自己把水田种好,重整旗鼓,重头再来,一定把欠账还上!

送走了丈夫,家里的积蓄也全没了,在队里她连100元钱都借不到,人家怕她一走了之,钱打水漂。她伤透了心,感到人世间的苍凉和悲哀,以往自己帮助过那么多人,怎么自己有难就没人帮了呢。张春娟伤心难过至极,抬头看到了自家墙上挂着的自己当人大代表时和国家多位领导人的合影,她想到了组织,想到了党。她拨通了海洋之神分局党委书记和工会主席的电话,领导的鼓励、关怀和一句句温暖的话语温暖了张春娟冰冷的心,让她看到了未来的希望,紧接着农场、生产队也送来了组织关怀和帮助,种地款有着落了,地种上了,看到自己绿油油的稻苗,她感觉自己死灰般的心又有了跳动的火苗。

2003年的春节,是她一辈子不能忘的一个节日。这一年的水稻刚收获,讨债的就堵住了门,她本想水稻价格涨涨再出售,可是讨债的不允许啊,她只得按当时的每市斤5角多钱就出手了,还完账自己兜里就剩下了26元钱。后来水稻价格涨到8角多,她算了一下,如果不是债主逼着,她也不至于少挣10多万。

2004年,经过多方领导帮助,她好不容易把秧插完,正在收尾找零,插秧钱还没有来得及发下去,地号的房子着火了,不但所有物资没了,连准备给短工发的5000元工资也烧了。远在上海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向她伸出援助之手,才使她度过难关。

26元钱,在她兜里揣了俩月没舍得花。自家园子产的白菜、土豆,夏天晒的干菜豆角干、茄子干、黄瓜片每天凑合吃一口。春节,队支部书记王威给她送来100元钱,她用这100元钱到场部买了菜、面和肉,她看着本队魏建江和自己一样也是被骗的成了困难户,她把买的年货分给他家一半,对付过了春节。

谣言,成全忘年恋情

张春娟再次成家,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因为她现在的丈夫比她小10岁。

刘树利是95年农场开发水田时引进的稻农,离婚多年,一人孤苦无依,贫困的他曾多次受到张春娟夫妻的帮助,两家成了好朋友。张宪金病倒的时候,知恩图报的他帮助张春娟种水稻,和她一起伺候张宪金,不计较任何得失。张宪金去世之后,张春娟一人被债主逼得差点自杀,多亏了刘树利在她身边救了她,而且他把自己的地卖了,一心一意给张春娟打工。

孤男寡女在一起,人们有了议论,张春娟没有想过要和比自己小10岁的男人结婚,听到众多流言蜚语之后,她苦闷彷徨、不知所措。自己债务缠身,况且传统习俗,女大男这么多,刘树利能接受,他的家人会怎么看?她和刘树利说:“你回老家吧,我不能连累你。”刘树利心里早就有了谱,她心里的张春娟勤劳、朴实、善良,自己多年浪迹天涯,没人关心和嘘寒问暖,遇到张春娟,他就觉得心里有了依靠,他累了,不想在漂泊。他对张春娟说:“我不走了,留下来帮你。张哥走了,扔下你一个人,又有这么多债务,在你这么困难的时候我不能离开。年龄不是界限,只要我们过得好。”

张春娟能说什么呢,刘树立确实成了她心里的依靠,没有他在身边,以后的日子不知道如何度过。

没有任何仪式,没有添加任何物品,刘树利来到张春娟家就算组成了家庭。

以后的日子里,他们打拼在稻田地里,为了能早点把欠账还完,种好458亩水稻,多打粮,多卖点钱,地里扣棚、打埂、育苗、田间拿大草等一切活,除了插秧雇人外,其他全是自己干,每年没等卖粮,就有债主上门,钱回来了,就全还债了,有几年,她们想吃点排骨,到了菜市场,想想还是没舍得花钱。

记者来到张春娟的家里,看到她家徒四壁。一套沙发面目全非,扶手露出了里面的海棉,座位破损得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摸样,自己做的一个长条坐垫勉强挡住了沙发的破损;唯一的一台家用电器,就是那台曾经给她争过光的老式电视,算是家中值钱的东西了。但小屋很暖和,笑意写在张春娟的脸上,她说:“今年没有债主逼债了,粮也不着急出售了,由于水稻价格上扬,200吨水稻就地升值5万多。”

68岁的张春娟,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坚强的她没有被债务压垮,反而越来越充满自信。她把债全还清后,作业站拆迁,夫妻俩在场部分到两户楼房,上海父母给她们一处房子。腿脚不好已经不种地了,丈夫在物业打更,老俩口过着有滋有味非常惬意的生活。”

 

 


海洋之神859090cm:黑龙江省网址海洋之神管理局

备案号:黑ICP备13005558号    网站联系电话:0454-5808663

海洋之神信息港海洋之神859090cm,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黑公网安备 23088202000019号

韦德国际1946英国兴发娱乐类似韦德国际1946英国
网站地图